老司机带我飞

【巍澜衍生】秘密行动(9)【R18】

一口獠牙的小沈巍:

成人预警,有些超车,若文章内链接打不开详情见评论。


(9)
周围静悄悄的,沈巍起来发现自己不在现实的时代,而在小时候,家庭和谐,自己是被宠爱的小儿子,还经常因为读书多,聪明伶俐被夸奖的时候。
没人看得见他,他看见小的自己脸上灿烂的笑容,纯真不加任何客套与虚伪,是现在所羡慕不及的。
他的名字其实是被沈老爷子动过几笔的,他曾经名为沈嵬,沈老爷子收养他的时候诫告他,自己有山一般伟岸的气质,但是现实所迫,需要委身于藏匿在时间的“鬼怪”中,所以名重拟作单字,巍。
“嵬儿,嵬儿,过来。”熟悉得想让人落泪,娘亲温柔的声音又重新响起,只听娃娃稚嫩一遍一遍叫着娘,肉嘟嘟的脸上扒了几层污泥。
沈母宠溺地瞧着自己的儿子,将他抱到自己的腿上,用拇指轻轻拭去脸颊蹭上的污泥,呵呵地笑着,“哎呀,我们家嵬儿如此顽皮,以后娘亲管不到你了哟。”
沈嵬一脸神气却又不失可爱,用脏兮兮的脸蛋靠上沈母的肩,“那是,以后小嵬可要保护好娘亲的呢,不顽皮怎么让别人害怕!”
“是是是。”拿着沈嵬没办法,沈母摸着小孩的头,“我家嵬儿最棒了。”
眼前一黑,沈巍再次看见的是正接受秘密行动的父母被火药炸的一点都不剩的场景,他心颤了,他听见有人在耳边不停地念着,
“他们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
“你已经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了,你还想再见一次吗。”
“你不应该和他在一起的。”
“你不乖了,嵬儿。”
一句一句就像恶魔的低语,困扰着沈巍,他在梦境里捂住自己的耳朵,想要隔绝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那不是记忆中娘亲会说的话。
他想到要是那天自己真的没有赶到,是不是赵云澜就会长辞人世,脑子里全是赵云澜惨遭不幸的脸庞,又或是孤独的身影湮灭在浓烟里的样子,他一个都没办法忍受。
整整一个月,沈巍都在这样梦境轮回中煎熬度过,从不苏醒,他不敢,他不能,他从意识里抵制自己醒来,他害怕自己醒来又让赵云澜受苦,自己就像是一个扫把星,身边至亲总是因为自己这种倒霉的体质一一远去。
赵云澜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在他还未痊愈的这一段时间里,他总是守着沈巍一步不离,连困觉都不愿意让沈巍离开他的视线。
他整天在沈巍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又怕叨扰得烦,总是说一会就没了下文:
“你总是那么胆小,老是把我丢下。”
“能不能醒来,让我看看你笑的样子啊,真实一点的,别总是一副客套敷衍的样子。”
“别睡了,都日上三竿了。”
“你装死装的可真好,让我这么担心。”
“小巍…,我爱你。”
“我整天这么腻歪,你是不是都有点不习惯。”
“你倒是回个话啊,我都这么告白你了。”
……
“你要是醒来呀,我们就私奔,我不做警察了,好不好。”
日复一日,没有一天落下过,可是沈巍一点动静都没有。
在现实里没点动静,不代表沈巍真的就不会醒了,他仿佛每天都能看见自己黑暗的内心在被光明占据,也听到了赵云澜每天的告白,越发的动摇了。
他在警告自己,不要再肖想什么不切实际的念头。
可是他根本做不到,他听着赵云澜的悄悄话,越发的难以抑制自己心里的感情。
……不起眼的时刻,沈巍的手指小幅度地动了一下,赵云澜激动地直叫医生来看。
陈医生检查了一遍,点点头,“沈少爷已经脱离了危险,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三天之内能够醒来。”
这句话给这些天来不知疲惫的赵云澜打了一针镇静剂,让他终于可以安下心来,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实在是过于舒服。
“咳,那你好好照顾他吧。”陈医生也是识趣,看见这两个人的确是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出去时顺便把门带上还嘱咐其他医护人员不要进去。
“沈巍……太好了。”赵云澜手都在抖,将沈巍额前的发丝都整理好,往下就是沈巍苍白的脸,虽然还是血色不明显,可比起那天已经回复很多了。
他看着沈巍,俯下身在他的眉上落下一枚吻,轻轻的,是不愿将人吵醒的,像是轻柔的羽毛蹭过,满是对爱人的温柔如水,却又含着点点爱的炙热,情深似海。
阳光不温不火,刚刚好,沐浴在赵云澜的身上,他抵挡不住困意,到旁边睡下了。


赵云澜的告白真的像是有魔力一样,并没有半天,沈巍就已经从梦魇中苏醒,只不过还是很迷茫。
他甩甩头,目光直接就盯着旁边那小叠床上躺着的心上人。
睡得安静,但时不时呓语几句,脸上是柔和的表情,嘴角带着洋溢着幸福的笑,也许是作了什么美梦。
“沈巍……”
那一声细微的呢喃,带着隐隐的撒娇,恰恰好让沈巍心动。
沈巍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叠床边蹲坐着,看着熟睡着像个才几岁小孩子的赵云澜,心里满是柔软,用着食指描摹着赵云澜的眉眼、嘴唇的轮廓,一笔一笔都是至尊的珍藏品,想把他藏起来,就让自己一个人瞧见。
他在想,是不是以前那个时候,赵云澜就是坐在自己身边细细地将每一个线条都牢牢刻画在自己的脑海里,不肯忘却。
赵云澜胸前的小口袋鼓鼓的,好像是装着什么东西,沈巍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是用崭新的锦帕包裹着的物什,打开来看,眉眼都弯起来,里面是被保护得极好的金丝镜框,正正好就是某天自己落在赵家的那一副。
赵云澜感觉有谁在捣鼓着什么,居然皱着眉头孩子气地一把拍到沈巍身上,表达着自己对打扰他休息这件事情的不满。
……沉默一会,沈巍倒是觉得这孩子气的模样十分惹人爱,想着想着竟然笑出了声,伸出手去捏了捏赵云澜的脸。
嘤咛一声,实在是忍不了这轻扰的赵云澜一把起来将身边的人拽到自己床上,用腿直接压住了沈巍的身子,直在人怀里哼哼。
沈巍不忍心动赵云澜,怕再吵到这小兔子睡觉,便就这么躺着让赵云澜趴在自己身上睡觉。
过了那么几时辰,赵云澜迷迷糊糊地起床,发现自己好像在什么人怀里趴着,撑起手一看,对上那含着温柔和爱意的双眸,眉眼间不时透出的笑意有些醉人。
沈巍翻过身,将他压在身下,“云澜,你醒了。”
“喂,你干嘛!”赵云澜看着这仗势,就明白沈巍要做些什么,他并不愿拒绝,但是这…这医院内哪能这么折腾,过道上可到处都是人啊,自己在警局总是严肃有加对下属都不带任何情面,一直是这种形象的赵云澜做这种欢爱之事哪有不羞的道理,要是被自己下属发现了岂不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沈巍看赵云澜这么抗拒自己委屈的紧,软糯糯地趴下来,也没再想去强迫赵云澜了。
“那个……我们回去再说?”看他失落的样子,赵云澜于心不忍,用手指戳了戳沈巍的腰窝,顺带摸了一把沈巍的腰揩着油。
摇摇头,沈巍笑着,“不用了,我们去办理出院的手续吧。”
随后下床站起身来,同手同脚地出去了(?)。
赵云澜撇撇嘴,一句话未讲,悄咪咪地跟着沈巍走。
办理完以后,沈巍开车并没有直接回沈家还是赵家大院,而是去小酒铺买了几瓶上好的洋酒,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买完酒之后,沈巍还是一句话没说,一把把红酒丢到赵云澜的怀里,赵云澜身上也没有手电没法看清楚黑夜里他的表情,就只好尴尬地靠在车椅上吹着口哨唱小调。
沈巍没有开到自己家,而是去了赵云澜家的大院,沈巍停好车直接就把人打横抱起来向屋里走,赵云澜怀里抱着酒又不好扑腾,贴在沈巍耳边说,“你放我下来!我家的仆人要是看见我这样岂不是要笑我。”
沈巍面无表情,压根当没听见,直接进了那别墅里的大厅,将赵云澜放到皮革沙发上。
旁边的仆人看见之后,个个都面带惊讶,叽叽喳喳讨论个没完,
“我们赵当家居然被男人抱着……”
“……这…我记得赵当家不是很…检点的吗?”
“端庄严肃的赵当家形象破灭了…哎。”
“只不过那个男人真美……!”
“男人怎么能用美,当然要说风流倜傥。”
“你们瞧,他那眼镜不是赵当家天天拿出来端详的那一个吗。”
“原来是送人的礼物!”
原本阴云密布的沈巍听到这些悄悄话心情好了不少,对着仆人那笑了笑,
“天哪,笑起来真好看。”
“不知道是谁追谁呢……”
“难怪能让我们那这么笑里藏刀的赵当家倾倒。”
赵云澜皱皱眉,赶快摆手让他们下去,仆人们立刻噤了声,灰溜溜地退下继续议论了。
“来,我们喝酒。”沈巍将盒子里的洋酒在桌子上摆着,从外套的内口袋拿出一把小刀插在木塞上将起拔出,自己倒先喝了起来。
赵云澜看沈巍吹瓶,惊了去,赶忙想抢过来,但是沈巍手劲太大,牢牢抓着酒瓶直把那红酒往下灌到肚子里。
3,2,1,果然没过三秒,沈巍已经倒下了。
赵云澜长叹一声,把沈巍的手搭在自己肩上,一步一步艰难地把他扛到自己的床上。
“呼……”赵云澜终于把沈巍扛到了床上,准备给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和外裤,这个时候沈巍一下子把他拽到床上压到了身下。
赵云澜根本没想到沈巍是一杯倒,更没想到他喝完酒之后还会迷迷糊糊有意识耍酒疯。
“云澜……我不想失去你…我找了你这么久。”沈巍把头埋到人的肩上,小声念着人的名字,听起来软软的,感觉像是一只大型的松狮犬在撒娇。
这么一埋,赵云澜倒瞧见了好东西,沈巍头发有一小撮是扎成了小辫子的,听了这撒娇意味的话更是受用(非常自1为是),想把玩着那一小撮头发。
突然沈巍撑起身,瞧了他半天,什么动作都没有,就干瞪着,纠结许久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借着酒意吻上那让他朝思暮念的柔软之上。
开车链接: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70707679867642

评论

热度(43)

  1. 老司机带我飞一口獠牙的小沈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