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带我飞

【巍澜衍生】《争锋•2》何开心X韩沉

离兮兮离☃:

  ⊙脑洞开了就得填上,向哨。
  ⊙随机更新,别期待。
  ⊙巍澜衍生CP:何开心♥韩沉,左右不逆。


  (私设如山,为车而设,勿深究。明天下章发首车。)
======================
======================


争锋01


  
  会场原是塔里在城郊的一处训练所,离市区和塔都有一段距离。
  现在是深秋时节,夜晚空气寒凉,韩沉身上就一套单薄的病号服加上一件不怎么挡风的大衣。他摸了摸大衣口袋,只摸出一根水笔,此刻也用不着,无奈地把笔塞回口袋里。
  站在去市区那条路的路口边,韩沉想着现在该怎么办。下午周小篆给他一针后就直接把他从医院病床上扛到这里。因为是在医院里,他身上的病服里什么都没放,手机没有,钱更是没有的。眼下如果要回去市里医院,要么回去找大厅里的谁捎带一程,要么徒步走回去。韩沉不想回去找人帮忙,如果回去被上头的人逮到,就得要在那儿接受“挑白菜”似的相亲活动。
  至于走回去……看了眼身后的灯火敞亮的会场,再看看身前被月色笼罩的公路,韩沉觉得走回去也是不错的选择。现在狂躁症被新药压制住了,看情况,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发作。他把大衣裹得更紧些,迈开长腿,顺着公路往下走,就当是散步散心了,正好这段时间在医院也有点闷了。
  韩沉沿着路,一边走一边想。按他的速度,走路回去差不多两个多小时,现在大概七点,到了车站也就九点多,不会太晚。会场是建在市郊一座小山的半山腰处,除了下山的路会走的慢些,山脚到能坐车的地方就好走多了。
  他插着兜,慢悠悠地往山脚下走。一阵风吹过,凉意让他缩起脖子,继续闷声向前行。山间寂静,路上无人,唯有天上明月与他相伴。
  想到了今晚的事,韩沉不知道下次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上级领导了。他从转化成熟的那一天开始,就被家里人和上级按着脖子要求赶紧找向导。他是哨兵,是身体机能等级接近传说中黑暗哨兵的次首席哨兵,家族里希望他为族争光,塔里希望能延续他优良的基因型,没人认真考虑过他的意见。
  迫于多方的压力,他的基因资料从很早以前就被递交至红所等待配对。可惜试过无数回,匹配值够上最低标准的就几个,试着见过几面后发现并没有结合热的反应,全部都黄了。他的资料就这么从贵宾级一路升至加金加钻至尊级VIP,加上塔里一堆看热闹不嫌事大战友的宣传,人云亦云,他现在成了众人口中难度等级最高的大BOSS。每个单身向导都想和他来一场偶像剧式的相遇或者度一夜激情春风。所有真心的假意的全盯着他,仿佛他是神话里可闻不可见的龙肝凤胆,尝一口便能长生不老。
  想到那些所谓的“追求”,韩沉脸色越发控制不住。他伸出手对着自己的脸一阵狂揉,总算把脑子里那些之前遇到的各式“追求”揉出脑海。脚下步伐未停,只是心头涌起一阵空落落。他捂住心口,想着他那暂时无法显形的精神体,心中一片无措的茫然。
  他是哨兵不假,可他并不喜欢家里和上级对他未来伴侣的一切安排。哨兵和向导的结合除了结合热,更重要的是精神的匹配值,关乎到哨兵精神屏障的梳理和保护。他一个人单过了二十几年,精神屏障没有专属梳理照样好好的,身边人多一个少一个没有任何区别。要不是苏眠那丫头后来转化成跟他等级差不多的哨兵,估计那些催婚的就要把主意打到那丫头身上了,差点就让他成为抢了朋友妻的罪人。
  韩沉把手揣回口袋,加快些脚步向前。影子跟在他身后奔跑,斜斜拖长的阴影给路上的孤独更添几分寂寞。
  上次那次战斗黑盾组冲在一线,那发医药武器是正对着站在最前面的他炸开的。吸入了大量的药品烟气,他的精神体最先发生狂躁反应。金猫面目狰狞,皮毛全部竖起炸开,尖锐的利爪在身上划出无数道痕迹。它发出尖声嚎叫,声波无差别攻击包括韩沉在内的所有一线人员,在现场引发范围更加广大的精神体狂躁。
  精神体和哨兵本人息息相连,狂躁状态下的精神体直接影响了哨兵本人的精神状态。韩沉精神屏障直接被声波扯碎,外界一切事物的感知全部传进脑海里,搅动精神界面和神经元网,精神体狂躁联动哨兵能力暴走,整个场面瞬间难以控制。
  多亏在场的几位向导战斗经验丰富,及时反应过来,共同创建了足够量值的精神线网强行缚住狂躁不安的哨兵,不然仅仅一个暴走中韩沉就足够让在场的大半人的安全受到危险。
  韩沉脖子后的凸起的皮肤磨蹭着大衣领子的内线,有些痒。那天在现场他受到束缚后意识被弄晕,战争结束后五天他才醒过来,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颈后多了一块凸起。还未等他接受因为他才引发群体精神体狂躁的现状,塔里和医院就告知了他一个坏消息。
  他的精神体不见了。
  据院方的研究,这次对方使用的医药武器应该是黑市里流通的,用于疏解哨兵屏障错乱的禁药。药品成分不知为何和已知的药方有一味药的差别。而恰巧就是这一味药的差别,使原先应该用于疏解的药变成了压制功效。作为正面迎接攻击的韩沉,药效在击中他之后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的精神体被压制回后颈的神经元里。奇怪的是,虽然精神体消失不见,但他的能力等级却没有发生太大的波动,甚至隐隐还有即将突破的迹象。然而在没有找到方法解除他身上的狂躁症前,谁也无法保证这一切是正常与否。
  在医院待着的那段时间,确实是入塔工作以来难得的一次长假。无人打扰,每天只需要做做检查,余下时间随便怎么折腾也不会有人说什么。韩沉每天看着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其它院友陆陆续续地从医院出去,他也没啥想法。或许是精神体消失前给他最后的预感,总归就是等,等到某一天某一人,事情就能解决了。
  韩沉把大衣裹得更紧些。天色越暗,山风越冷,就身上这两件单薄的衣服,再不赶紧找到车回市里或者找个可以挡风保暖的地方,他确定自己会病上加病。离下山就剩一点路了,韩沉目视前方,稳定地迈步。突然从身后的路上传来一阵汽车鸣笛。盘山路面并不宽敞,韩沉自觉地再避让开些,好让车子能更顺利地过去。
  黑色的车子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车窗紧闭,速度平稳地穿过韩沉身边。红色的尾灯划过黑暗的空气,橡胶摩擦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韩沉看着红色的两点光亮即将远去,没有什么可反应的。从山上下来的车子,大概也是参加晚上聚会的人,应该也是提早走的吧。
        咔嚓一声,他好像听见了车窗开启的声音。
  颈后的凸起突然一阵疼痛。疼痛感从后颈肉向上蔓延,窜进每一寸肌肤,在大脑里到处跑动。酸麻感从背脊骨向下蔓延,顺着脊背凹陷下去的臀沟,滑进其中紧缩的褶皱内里。韩沉脚下一软,膝盖无力地晃动过后就跪在了路边的草堆上。火热蔓延全身,下身的炙热逐渐清醒过来。韩沉努力保持清醒,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他措手不及。
  “这感觉,呃嗯——难道是……”一张口就低吟出声,韩沉猜到了。
  他发生结合热了。
  可是为什么?又是谁?韩沉掐住大腿用力一拧,尽此刻所能让意识清醒。现在这个情况,他手边没有武器也没有药品,人又是孤身在野外路上。眼下他不知为谁突然发生结合热,无法及时结合的哨兵对于向导来说就是可以蹭上的机会,只要初次链接,那这个哨兵就无法拒绝向导的契约和标记。
  韩沉现在的情况十分紧急。他反复地回忆在会场里是不是遇到什么不认识的人还是其它。不等他仔细回忆,又一股情热从心口后颈往全身上下蔓延,意识即将混沌。
  这下完了。
  韩沉最后的意识听到了车笛鸣声,一辆眼熟的黑色汽车在仅剩的视线里逐渐变大。
  这下完了。
  心里的感觉这样告诉他。
  
  
  
  
  

评论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