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带我飞

【夜尊X裴文德】一夜贪欢(上)

。。。:


*看了法海传,裴文德扎女妖那一段真的带感,还有鬼王总是让我想到夜尊,于是就衍生了这篇脑洞。


*CP是鬼王夜尊和裴文德,裴文德落到鬼王手里,可能会开车,文笔渣渣,希望不嫌弃。





        头痛欲裂,意识挣扎着要从黑暗中醒来,却又被撕扯着沉入深渊,裴文德手指颤抖,却再次陷入了昏迷。




        冷,好冷,这是裴文德醒来时的第一感受,不同于寒冬腊月的冰冷,这冷是深入骨髓的,丝丝缕缕,从背脊一直掠到神经末梢。




        他正被绑在冰冷的石柱上,铁链是特制的,恐怕连妖怪也很难挣开,何况是他这个只饮了妖血的人。




        为了除掉鬼王,他们连夜赶路前往无周山,却在半路遭到了伏击,缉妖司的兄弟全军覆没,蛇精也不知所踪。




        呵,裴文德冷笑一声,理清了其中的思路,又哪会不明白,到底是谁出卖了他们。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裴文德发现,这里大概是地底,目之所及,只有嶙峋的石头,弥漫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身上的佩剑还在,却也无济于事,他的双手被铁链束缚住,无力地垂下,怕是连拔剑都做不到。




        “呵呵,缉妖司首领裴文德。”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寂静的岩洞里回荡。




        裴文德全身紧绷,长年征战的警惕性让他反射性地做出防御姿态,但四周空荡荡的,丝毫感觉不到其他人或妖的存在。




        脖颈处冰冷的触觉让裴文德打了个冷颤,眼前忽然出现身着白袍的男子,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黑雾中,宽大的帽沿挡住了他的面容,只露出瘦削的下巴。




        “裴首领,没想到吧,有一天你会落到我的手里。”冰冷的指尖在他后颈的脆弱处抚摸着,让裴文德全身都战栗起来。




        “你就是鬼王?”眼前人的身份如此明显,裴文德眼眸一片冷冰,缉妖司众多兄弟都栽在了此人身上,他闭眼都能看见那片被血染红的土地。




        “裴首领不该早知道了吗?”修长的指尖从脖颈一路滑到了衣领内,若有若无触碰着温热的锁骨。


 


       裴文德撇过头试图甩开那只手,却又被鬼王强硬
掰回来,他轻轻一笑,声音有些沙哑,“人类,还真是温暖的生物。”




        “可不知道,裴首领的血,是不是也是温暖的。”鬼魅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似恋人的耳斯鬓磨。




        腰间的佩剑被拔了出来,银光一闪,鲜红的血顺着白皙的手腕流了下来。




        裴文德呼吸一顿,却是一声不吭,手腕被鬼王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深可见骨,鲜红的血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很快染红了衣衫。




        温热的血液也沾染了鬼王的手指,鬼王用指尖摩挲了下,送到唇边,似乎能看见他嘴边似有似无的笑。




        束缚住的手腕被抬了起来,蜿蜒而下的鲜血被鬼王用舌尖舔舐而过,那双苍白的唇沾染了血色,倒显得妖艳异常。




       裴文德轻哼了一声,唇边咬肌轻轻颤动,狠狠咬牙吞下疼痛的呻吟。




        鬼王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舔舐,舌尖挑开伤口,深入血肉,仿佛要触及皮肉之下的白骨。




        “裴首领的血,不仅有温度,还有点甜。”鬼王舔舔唇边沾着的血,抬眸间,宽大的帽子滑落,露出底下那张清俊的脸。




        裴文德想不到,自深渊黑暗中那般污浊地方诞生的鬼王,居然有着一张如此俊美的脸,眉目如画,睫毛卷翘,红唇如朱,从上往下看时竟有种特别的乖巧。




        “裴首领,你可是第一个看见我真容的人。”鬼王扣着裴文德鲜血淋漓的手腕,舌尖从手腕一路延至脖颈,堪堪停在裴文德的唇边,“我叫夜尊。”




        两人的唇要分不分,从远处看竟有一种温柔意味,可只有对峙的两人知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生死对立的关系。




        “呵。”裴文德回应夜尊的,只有一声冷哼,低垂
的眸子中沉如黑潭,似乎什么都惊不起内里一点波澜。




        “裴首领不知道,你越这样,我越想打破你这冷静的表面。”夜尊冷冰冰地笑了起来,阴郁的黑眸紧紧地盯着裴文德,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边的鲜血。




        下巴被用力掐住抬起,失了力气的裴文德无力反抗,只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逐渐贴近,冰冷的唇覆上他的。




        凉气自两人相接的唇间侵入,鬼族天生就带着地底深处的阴冷,周身环绕着隐隐的寒气,就如他们生来就捂不热的心。




        这浓重寒气带着十足的侵略性,裴文德禁不住抖了起来,狠狠握紧双手,用力到青筋暴起。




        夜尊倒是渐渐兴奋了起来,这人的味道出乎意料地好闻,身上的温度是他几千年来不曾触碰过的,让他格外地喜欢。




        舌尖掠过齿缝间侵入,在他的内里攻城掠池,裴文德喉头滚动,涣散的眸子挣扎出几缕清明,狠狠用力咬下。




        “嘶。”夜尊后退几步,捂住嘴唇的指间溢出淡淡血色。




        “啧。”裴文德喘着气,啐出一口血沫,低低地嘲笑了一声,晦暗如深的眸子带着与平时不符的戾气,苍白俊美的轮廓在黑暗中有些阴沉。




        夜尊怒极反笑,唇角勾起的弧度冷的像冰,不带一起温度,就好像他从来就在这无尽深渊中苦苦挣扎,从未窥得一点光亮。




        “裴首领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评论

热度(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