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带我飞

巍澜ABO《暗涌》【公安顾问巍x刑警队长澜】

Yuki:

有夜澜!ooc预警!吃饺子情节预警!


Chapter 1.行动

“不行!我不同意!”

祝红丝毫不顾赵云澜黑如锅底的脸色,几乎都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整张脸上写满了拒绝。

赵云澜看都没看她一眼,端起手旁的茶杯灌了两口:“到时候接应我的是郭长城,郭部长的侄子。”

说到这儿,赵云澜刻意停了一下,众人有些懵逼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一挑眉,众人顿时会意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哪儿来的空降兵,赵云澜肯定是不敢用在这么关键的地方。八成是有点来头,这鬼见愁要试试人家的水平。

“新人,说是公安大学毕业的。你们在外边待命,一有指令立即行动。行了,散会吧。”

祝红看着赵云澜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感觉十分气愤,手里的笔被捏的细碎。

她特别不喜欢赵云澜那种十分光棍的做派,仿佛什么事儿他一个人都能扛得了。简直就是个混不吝的货色,不知好坏。

清苑,龙城市最大的声色场所。人都说这里,有钱进,没命出。是个出了名的销金窟。

赵云澜十分少有的穿了一身西装,顶着一张十分风骚的假面在人群中侃侃而谈。

那样子像极了那些一掷千金的上流公子哥。不能说是像,仿佛这样才是他本来的样子。赵云澜从小就在纨绔堆里混大的,不知道怎么想的,却当了个把命拴在裤腰带上的刑警。

这种风月场所他曾经来过无数次,托他爸的福,他这个当儿子的也认识了无数个太子爷。为了不让那伙二五眼发现,他还特地让祝红给自己“打扮”一番。

跟以往那种雅痞的帅很不相同,他今天一身精细剪裁的休闲西装,把细瘦而修长的腿展现淋漓尽致。而西装巧妙设计的腰线和臀线部分,更让他像个来走穴的平面模特。

他没有可以隐藏自己的性别,牛奶味的Omega信息素淡淡的环在他的身侧,一路过来场内Aphla的眼神几乎都粘在他身上。甚至几个家境优越的Beat也跃跃欲试。

因为他实在是太特别了,Omega大多纤弱,所以性格也比较矜娇温吞。而赵云澜虽然比起大多男性来说,四肢更为纤细。但是那一种富有力量感的匀称。尤其是那双手,修长白皙,不是柔弱,而是骨节分明的养眼。

更让人觉得兴奋的是,他是男性Omega。由于这种基因出现的率极低,男性Omega几乎是等同于濒危动物。

而他这种样貌和身份都是凤毛麟角的尤物,又有谁不想得到呢?

赵云澜走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按了按袖扣,耳廓处突然不经意的闪了一下:“林静,检查一下通讯装备,这里有干扰装置。祝红,定位鬼面。一旦我遇到他,我会关闭摘掉所有通讯设备,只留下信号器。”

还未等祝红给他说出鬼面的位置,赵云澜便关了通讯仪。在对面那个人的注视下,不经意的撩了撩头发,把耳廓上的通讯仪攥到了手里。

迎面过来的人,一身白色西装,银灰色的长发披散,且不说长相,单是身上散出的Aphla气息,就足以让在场那些舞池里的姑娘倾心而动。

他的信息素像是雨后的森林,潮湿而危险,却让人忍不住的深陷。一举一动都漏出摄人心魄的魅力。他抬了抬酒杯,眼睛透过假面分秒不移盯着赵云澜。

赵云澜向前走了几步,也抬起酒杯抿了一口。他明显感觉到自从鬼面过来,那些死死盯着他的目光顿时不见了。

他今天的目标就是鬼面。而这个夜尊最有可能是他们要找的鬼面。

目前市内缉拿的三个大规模毒品倒卖团伙,似乎都与这个人有关。但他却是龙城市最大的房地产商,与国家几处重点建设项目有关,不能妄动。

而据线人的消息,夜尊身上长年带着一个项链,那个项链的图案几乎与毒贩口中鬼面的面具是一样的。

更重要的是,项链里装着夜尊所有的重要资料。

如果赵云澜此刻能看见夜尊的表情的话,他会发现夜尊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弧度。

赵云澜刚放下杯子,嘴角微微上翘,颇像一只慵懒的猫,夜尊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伸出手:“敢问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澜。”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夜尊手上的力气突然打了起来,他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一时竟然没有成功,赵云澜定了定神,有些玩味的看着夜尊:“先生什么意思?”

夜尊看了他两眼然后微微低头,非但没有放开,反而将赵云澜拉到了自己面前。不自主的摩挲着赵云澜纤细的指节。

“沈先生的手,真是皓脂霜雪,让鄙人不由得失态了。”

两人挨的极近,夜尊说的每个字都像呼出了一口浓郁的信息素,让赵云澜十分不好受。

去你娘的皓脂霜雪!知道失态能放手了吗?刚想把手抽出来,转念一想沈巍出差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到时候这位二傻子的信息素应该也能散了。

当下心一横,抓住了夜尊的手,往他身上靠了靠,一副喝醉了的样子。

“先……先生……我,我觉得你……嗝……你好眼熟哦……”

说着,几乎都要钻到夜尊怀里了。夜尊眼角一跳,赵云澜身上的馥郁的牛奶味几乎要让他溺亡在里面。

手上的力气不由得越来越紧,看向他的眼神像是贪婪,又像是愤怒。感情交织在一起,即使隔着面具,都能感受到他暴虐到几近疯狂的情绪。情绪的变幻,一瞬间让夜尊身上的信息素暴涨,赵云澜几乎要被熏个仰翻。

突然,他感觉意识越来越不清晰,眼前也模糊不清,身体温度升高,隐蔽的下体传来一股热流。

完蛋!刚才的酒有问题!

立刻挣扎着要站起来:“先生……嗝……我……我失礼了……嗝……”

话还没说完,赵云澜连发射器都没来得及按,便一头栽了下去。
一辆不算车的滑板车

评论

热度(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