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带我飞

挂人!请把巍澜TAG还给巍澜!

哈哈哈精辟

欣赏是一门哲学:

反攻一两次不算,嗯,太太被男人操了两次还是处女


枪枪:



看我文的都知道 我只虐攻 巍澜不逆 只虐巍




被反操是攻对受的爱 不算互攻 我攻受观就这样




而且十二蛋标题和文章前小注我都写明了vv被反艹




你们非要看 看完还要到我文底下骂我 不知道你们图啥




我不想撕 没那个时间 tag一定不会删 小朋友们自重




jcland:







萌巍澜有段时间,每天都在看TAG,看着每篇文从几千上万的热度到现在只有几十,没错热度是降了很多,但是不代表巍澜TAG需要靠澜巍逆CP来充数!!








第一次挂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枪枪  此作者写了篇所谓的巍澜文,但是从头到尾唯一的一章节肉是明晃晃的赤裸裸没有任何折扣的澜巍肉!!! http://loverofjj.lofter.com/post/1d0fb089_12ce7a9a2可是!!太太厉害了,按其原话“本人不承认这是反攻”所以直接打了巍澜TAG没有其他任何明确的提示这是纯逆CP肉文!!!!








大家可以点进太太的AO3主页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munakane/pseuds/munakane看看人家为何不承认这是反攻了,太太写的所有肉文全部都是澜巍!!!又怎么会觉得澜巍是反攻呢?可是请问您给澜巍肉文只打个巍澜TAG是什么意思?想恶心谁?








巍澜文就是每天只有一两篇更新也不需要澜巍肉文来凑数我谢谢太太的用心了








最可怕的是这样一篇只标了巍澜TAG的澜巍肉居然热度400多,六十多条评论全是夸逆得好的,我巍澜TAG这是咋了?








不好意思本不逆党受不了这个气,请 @枪枪  删巍澜TAG!!!要萌澜巍出门右转圈地自萌,别到巍澜TAG恶心人大家各萌各的,不好吗?!!! 








最后可否麻烦几位太太帮忙扩一下,人微言轻,挂在巍澜TAG里估计也没几个人会去看了。。。。  @巍澜主页  @巍澜同人整理  @斥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四面储鸽  @小队长の仓库  @狐球想入非非  @少葱葱少  @贼会起名字 





@冬佩利儿 来来来,太太委屈被屏蔽,我帮你放截图啊,来告诉我私信里哪句是我瞎编排?有腿毛就是了不起2333

瓶子化墨:

公子景x真水无香     
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赌    不管过了多久 
不管去到哪里  
你我总有一天 
还会再见的         

我们赌赢了 ​​​

表面上说cp不逆但实际动不动就在自己的AB文里暗示cp随时可能BA的作者真的比逆cp还恶心人,毕竟逆cp我不会傻逼到去人家tag里看对面写了些啥,而我萌的cp tag我每天都在刷,动不动受就对攻说想艹你,言语直白情色地对攻说些逆向的挑逗语言,末了攻连主动求艹的话都特么说出来了,然后受一句舍不得你疼来解释自己的文为啥最后没逆,我可去你妈的我的cp浑然天成就是AB不是因为受心疼攻疼这种沙雕弱智的理由才不逆的谢谢

斥:

说走肾比走心简单太多,原来你圈还有这种歧视原则,今天真他妈开眼,那真对不起我还真就这么没水平低俗只能写黄文,你情深深雨蒙蒙文青我土老帽只凭鸡儿思考别拽着我不放成吗?就算老子撸一炮也是要费力气的凭什么被你看扁,什么玩意儿啊操,再见吧

茕茕_喑言:

巍巍昆仑。
不会配色,瞎鸡儿调,小可爱们随意看看qaq

他乡月。

Iron&Steel:

●pwp,纯属虚构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




白宇和我认识的时间长短不合适。长一点我们能当个好朋友,需要的时候转发一下微博,大家多多支持某某的新戏,谢谢啊。短一点我们是过客,萍水相逢,谁都别把谁当回事,客套一下差不多了,又不是要相亲。


光阴卡在一个尴尬的点,我对他的胡子的嫌弃尚未退却,靠在一起吃饭时掌心会出汗。这可以归结为夏日炎炎,其实饭馆里没那么热,扇叶一上一下对着顾客点头哈腰,送出足以抵消食物缺点的凉风。


那就是紧张,彭军师下了结论,思索许久,满脸恍然:你怕白宇吃了你?


我觉得认识这人的时间够久了,差不多今天就可以做个了断。




在白宇又一次迷迷糊糊靠着我肩膀睡着时我就知道了,这不叫紧张,我没有面对万众瞩目,工作人员各忙各的,对我们这点超乎常人的亲昵不以为意,我也不用坐在椅子上回答记者刁钻古怪的问题。


我的心脏跳得太快了,怦怦,怦怦,我都怕下一秒它从我胸腔里劈出一个口,小心翼翼地爬出来,像光辉女郎从管道挪向蚁烟稀少的地方。


白宇平时很闹腾,一到休息时间片场就被他擅用为相声专场,工作人员的笑声捧起他的种种搞怪。他说他私下很安静,我也是信的,像现在我的心跳声大如雷鸣,盖过他均匀清浅的呼吸。




我的平衡车总是被他占为己有,他踩得很熟练,一旦视野里出现我,立刻歪倒,手伸过来:哥哥,哥哥扶下我。


他天生会撒娇。因为他知道大家都吃这一套,谁能被他的笑眼盯着超过三秒还面不改色?他胡子拉碴,看起来甚至比我还大,但全剧组的人都在惯他宠他,拿罩子将他盖起来,供以新鲜的氧气和充足的水分。


一般人喊我朱老师,一龙,龙哥,这已经到我极限,没有人愿意自讨没趣,碰一鼻子灰。白宇的肉垫就踩进雷区了,哥哥咱俩比蹲下,哥哥你车借我玩会呗。


我该阻止他,划清界限,这事我熟能生巧。可他毛绒绒的,我暂时没有虐猫的癖好。




长久了这就演变为条件反射,他拿着麦克风,歌词里有个“哥”字,我都上赶着“欸”一声,干脆利落,招来他不客气的白眼。第二回他避开那个字,后面他依旧唱,却不理会我的捣乱。


他看着大大咧咧,心思比谁都细腻,说不出来的话他就用歌词替代。我是明白的,但他唱的都是什么:手足情兄弟心,你为我遮风挡雨。


还是不了,他比我还高一点,天塌下来也是他的手先够到。可他确实比看起来柔弱,面红耳赤推不动杠铃,又开始耍泼耍赖:你说你长这么帅,力气还这么大,让我怎么活呀!


工作人员窃笑,用眼神告诉我:你拿他没辙的。




错就错在他和我不是一类人,酒精蒙了他的理智,撕了我的面具,工作人员在隔壁房间猜拳打牌,笑闹声透过薄薄的墙壁传过来,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到他的锁骨里,转了一圈,又沿着他紧实的皮肤流下去。


疼,他喊,你轻点哥哥,你,你出去。他语无伦次,我恍若未闻,加大力道冲撞着,看他把脸埋起来,白色的床单洇出一小圈水迹。


我大概早就想这么做了,在我第一天看见他,大太阳迫使他脱下外套时,半湿的衬衫摸着他的蝴蝶骨,勾出他的腰线,肆无忌惮地招惹人。工作人员都在看着这边窃窃私语,他一无所察地露出两排小白牙,你好,我是白宇。


现下我们把礼貌和廉耻都扔到九霄云外,他的哽咽求饶被我堵在齿间,我们像爱人一般接吻。他的胡子没有看起来那么扎,嘴唇比想象中还要更柔软。




这算各取所需,你情我愿,顶多是我有点收不住,让他掉眼泪了。作为补偿我把他抱到浴室里,水流击打着我的脊背,让我的理性回笼,我知道我可能做了错事,愧疚是有的,但并不后悔。


那种滋味,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至少该尝一次。




我又错了。一次是不够的,我的自制力没好到允许我停留在浅尝辄止。食髓知味是生物的老毛病,我没能克服。


白宇太乖了,他连微弱的挣扎都没有,疼的时候就一口咬在我肩膀上。


唯一一场需要露肉的戏都拍完了,我没什么好顾忌,他又不是尖牙利齿,他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软的,除了此刻被我掌控着的某一处。




我照例帮他洗完澡,他蜷成一小团睡着了,像胃痛的赵云澜,但我很清楚我身边躺着的人不是赵云澜。拍戏这种事,过程里是当全力以赴,了结后就不必往心里去,毕竟都是演出来的,骗谁呢。


空调温度低,他循着热源摸索到我怀里,半梦半醒睁开一只眼,哥哥。


我还没应答,他又去找周公。我无可奈何地摸着他的头发,盘算着晚点再去冲个冷水澡。


至此我依然不知道如何定义我们的关系。爱人?远远不到。尽管工作人员无时无刻不在起哄,亲一个,抱一个,仿佛我们当真是一对。




解答这个问题的竟然是粉丝,比知己更知,比密友更密。这个形容堂而皇之,遮住暗流涌动。我起身又坐下,挨白宇更近了些,几乎要把他挤扁。沙发那么大,主持人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不介意被看穿。在我从家里翻窗户爬出去玩时我妈妈就意识到,她儿子永远不可能是乖乖待在安全区里的人。不过大家都很厚道,替我们打着营业期的幌子,掩盖大部分的既定事实。


假如白宇是个女的,到这一步,我三十年的零绯闻史势必要被打破,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无论我们夜间有多逾越,天光一亮,我和他又是两路人。


他也明白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再也没喊过我哥哥。




有一晚我又做得太狠,拍戏强度也大,他的脸色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更不好,憔悴苍白,被厚厚的粉底盖过。


我有权沉默,有权视而不见,但最后我走过去,压低声音对导演说,你去看下小澜澜,他好像发烧了。


导演眼睛瞪大:你喊他什么?


我该喊他什么呢,宝贝儿,亲爱的,我喊不出口,我们也没到那种程度。导演起身去给他找药吃,白宇摆摆手,勉强勾了勾嘴角,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他是不明白,生病的是他,难受的不止他一个。我忍无可忍,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水杯和药,看着他把药片咽下去,喉结微微滚动。


等他闭上眼我又懊恼,我这是在做什么?施舍些无处安放的怜悯,做出慈善家模样?我大可以不管他,由他死撑,左右是伤不到我。


是我自私,我自己怕疼。我不想看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我来播撒些同情和照顾,显得我好慷慨。




我们的营业期不长,按照圈子里的说法,是时候解绑了。


经纪人拿笔尖戳着桌面,冷静客观分析利弊,你看,剧已经播完下架,新戏准备提上档期,接下来就不需要跟白宇互动了,专心宣传新作品吧。


我猜想白宇那边也是有人那么跟他说的,有一晚直播从头到尾他都没提过我。还有别的原因——先前他说我要去直播间,粉丝很期待,他也很兴奋,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发了语音让他替我向大家解释,实则是借此机会向他解释,于是有人抓住把柄,你们看,这是单方面互动,某人想解绑了,某人还不死心。


那几天白宇仿佛人间失踪,或者说从我的世界里失踪了,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




他退回界内了,我自然可以顺着坡下,从今往后大路朝天各自走,谁都别回头。


白宇的黑热搜来得很快,我们俩人气上升速度太迅疾,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我早有预料,也已经习惯。


但我知道他介意。


他整天把笑挂在脸上,伤疤痛楚藏着掖着,时间长了粉丝真被他唬弄,以为他心如铁石。他会戴着耳机看完很多条负面留言,然后不说话,把帽檐向下扯一点,手指都是抖的。




我本无意宣传我的新剧,并不是说剧本有多烂,剧组有多不好,只是我没觉得有多大必要,这就是一部戏,十年来我拍了很多部这样的戏,它不特别,也不突出。


黑热搜升到首位了,我拉了群,和小室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商量讨论,热搜在短时间内阵容大改,粉丝撕得天昏地暗,你们看,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好哥们,一个被黑,一个无动于衷,还在那里讲些有的没的。


她们措辞难听恶劣,我不在意,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希望白宇回我信息,我没机会再管他的早餐了,不知道这几天他吃得好不好,饱不饱,胃病还有没有犯。




在我等到他的消息之前,经纪人气急败坏找上我,道理讲了一长串,我都没听。我在圈子里沉浮十年,不是为了在谁的教育下战战兢兢地向前走。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这我知道,就连同林鸟在大难临头尚且各自飞,遑论这回的事件与我全不相干。


可有些事情我又记得太清楚。我记得白宇骑在平衡车上,笑着搭住我的肩膀,哥哥你不准躲开啊不然我要摔了。我记得他把独自在一旁吃盒饭的我拉到太阳底下,你们看龙哥多心机,躲在角落不晒太阳,只想让我一个人黑!我记得他睁着双惺忪的睡眼露齿笑,记得他专注又紧张地帮我剃胡子,记得他把我从自己的小世界里拽出去,记得他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记得他从机场另一端向我走来,记得他的全部,好与不好,好占大半。




白宇在凌晨两点左右发来语音,哥哥睡了吗?这问题很无聊,且自相矛盾,我认认真真回答,还没有。他说你唱首歌吧,唱安眠曲,我睡不着啊,我不困。


我把手机支好,拨弄着吉他弦,看着摄像头另一端分明昏昏欲睡的他。


是首几年前的老歌,一部荒诞又讽刺的黑色幽默电影的插曲。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他知道歌名,他肯定知道。不然他不会再次露出那样的笑,纯粹明亮,温柔喜悦。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







【巍澜/ABO】 乱心曲 26

四面储鸽: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进入完结倒计时……


————————————————




26


鬼面嘴角抽搐了一下,道:“那不然呢?”




他还是那副欠扁的表情,赵云澜要不是看在他和沈巍一张脸的份上估计早就要踹上去。




赵云澜把筷子往饭碗上一放,摩拳擦掌大有要和鬼面促膝长谈的架势,沈巍伸手,按住他蠢蠢欲动的爪爪:“先吃饭,这事一会再说。”




沈巍最关心的无非就是赵云澜,这一点就体现在他十分关心赵云澜的身体健康,所以他们家镇魂令主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顿顿基本都按时吃着,且吃好喝好。




所以要是因为说这个事耽误了赵云澜吃热腾腾的刚出锅的爱心晚餐,沈巍肯定是不乐意的。




赵云澜默默被迫闭麦了,鬼面一看没人和他继续斗嘴,也迫于沈巍死神一般的视线安静了下来,闭嘴吃饭。




赵云澜吃东西的样子可爱,嘴巴塞满的时候像只小仓鼠,眼睛四处不安分地晃来晃去,在沈巍的碗里流连,一看就是图谋不轨。




沈巍筷子上正夹着个虾仁儿,他没带眼镜,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热饭热菜里氤氲着一片朦胧,乖巧文静得不得了。赵云澜眼睛盯着虾仁眨了眨,轻轻咳嗽了一声,不过沈巍近视,没注意他,夹着虾仁就要往嘴里送。




然后他就发现筷子里的虾仁不见了,两片水红色的嘴唇凑上来,红颜润泽的嘴迅速就着他的筷子把那颗做的晶莹水润的虾仁叼走了。




沈巍:“……”还真是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




沈巍无奈地笑了笑,又给吧唧吧唧自己去夹菜吃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赵云澜夹了个虾仁放到碗里:“都多大个人了,还从别人筷子里抢食吃?”




赵云澜拿筷子杵虾仁送嘴里,舒适地瘫在椅子上嬉皮笑脸:“我老婆可不算是别人吧?”




沈巍又是低头抿着嘴摇头。




赵云澜最喜欢看他家美人这副儒雅端方的模样,看着乖乖的,让人产生了很多冲动。他刚想说什么,便听见坐在他俩右侧的鬼面幽幽道:“看来我这亲爱的哥哥把赵领主滋润的还真不错。”




沈巍:“……”




赵云澜:“……”




“滋润你个头!”赵云澜忍无可忍,终于飞起一脚,把电灯泡兜飞。








地府那边送来关于鬼面之前变小的书,沈巍与赵云澜只看了大半,虽未寻得变小的原因,但鬼面依着自己、却莫名其妙又把记忆恢复回来了,只面上看仍是十八九岁的青年,加上他这恢复之后吊儿郎当、头发混乱着披散的模样,还真像个不良学生。




赵云澜屡屡被调侃,感觉作为正经大学的正经教授的家属的身份受到了藐视,迫切想把这位欠打的小叔子毒打一顿。




赵云澜搂着沈巍对鬼面道:“既然你已经变回来了,那你就自己把剩下的书都看了吧。”




鬼面:“……”




鬼面道:“你们怎么能这样。”




赵云澜道:“哪样?”




鬼面道:“当然是趁着我失忆就行不轨之事。”




赵云澜一脸惊恐:“你可别当着我家宝贝儿的面在这胡说不大血口喷人啊,我他妈的对谁行不轨之事了?”




鬼面一指被赵云澜搂在怀里的沈巍:“他。”




沈巍:“……”




沈巍开口想讲话,赵云澜一扒拉他,道:“小巍那是我老婆,我还不能图谋不轨了咋地?你小子别想着转移话题,一会给我自己看书去。”




鬼面这才发现,赵云澜对于自己拉着沈巍在各种场合下秀恩爱的行为一点悔改之心都是没有的,甚至还很快乐,很开心,而且他还发现赵云澜想强调的重点不是他对沈巍图谋不轨,而是想让他去看书。




鬼面道:“我这不都已经恢复记忆了,为什么还要看书?”




赵云澜道:“你说的倒是轻巧,问题你这一言不合就变小失忆,还得让我和我们家沈老师把你当儿子养,你要是再变小了怎么办?”




鬼面道:“我不是你儿子。”




鬼面想了一下,道:“哦对,你还趁着我变小听不懂你说话让我当你儿子。”




两人如是斗嘴了几个来回,沈巍发现他在这个诡异的时候并不能插得上话,就这么看着赵云澜和鬼面都仿佛变成三岁小孩菜鸡互啄,赵云澜在这时嘴炮的力量显露,使用大鹅一般的战斗力把鬼面这只小鸡崽子啄得渣都不剩。




这嘴架打到最后,鬼面终于败下阵来撇着嘴道:“这书真的没什么可看的,我变小是因为能量不够了,他肯定和你说过。我之前侥幸活下来之后,残留的力量基本没有多少,勉强和我幼时相似。所以撑不住了,就变小了呗。”




赵云澜道:“这么随意的吗,那你太菜了。”




鬼面怒视他。




赵云澜摆摆手,一脸敷衍的大爷样,道:“好吧,但你怎么着又变回来了?”




鬼面不屑道:“我好歹是个鬼王,出生起就在吸收天地之间的灵力,灵力足够了,自然也就变回来了。”




赵云澜一听他说“吸收”这样的字样,一秒想到鬼面这两天在家里可是没少吃东西,每天吃饭都要吃好几碗,虽然姿势还相对优雅,但是吃了很多就是吃了很多,无法辩驳,更何况这人还生吃了一大颗本来能成精的茄子。




赵云澜一想起来这个事,就觉得心里在滴血。




鬼面一这么着说,他便道:“那你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




鬼面点点头。




赵云澜又道:“不会再变小了?”




鬼面道:“虽然能量还是不太足,但维持现在的模样应该是够了。”




赵云澜点点头,大手一挥:“好滴,那你明天就可以回特调处住了,给你三个月时间,别忘了把你吃掉的我在特调处后院里种的那些东西重新种回去。”




鬼面:“……”




鬼面真的很想知道,他哥到底为什么看上个这么喜欢压榨劳动力的人。








时间又这样流逝,第二日一早,赵云澜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沈巍要阴差送来的东西已经被堆到了原本放他们要查关于鬼面变小的书的地方,他们把那些书拿走,换成一天之内火急火燎搜寻来的关于妖族人孕子书籍。




沈巍一直都在意着前一日赵云澜晚上突然肚子疼起来的事。




关于这一点,书里倒是有了好的解答。




赵云澜与沈巍都已经成神,所孕的孩子也自然是一介新神。这孕子的周期与时间等与寻常人类都别无二致,只在生理反应上会有些差别。




寻常的omega若是怀了孩子,产生孕期的症状多在孕前期,也就是三个月左右的时候。赵云澜身为昆仑君,身体素质一流,不会产生这些症状,但相应的,在几个月之后,他肚子里的胚胎逐渐成型,成为了个真正的孩子,那它作为新神来讲,胎动之余的动作也会比寻常人类的婴孩动作幅度更大一些。




而这孩子尚在赵云澜体内,这些自于赵云澜腹中的拳打脚踢依靠他本人的灵力还不可压制也无可避免,只能让孩子的另一位父亲、沈巍来代为尽职。




所以本来自打赵云澜和沈巍在一块之后,俩人就黏得紧。这下赵云澜有了些这样的小状况,两个人更是总待在一起。沈巍上课,赵云澜就带着文件在他办公室里待着慢慢看,赵云澜回特调处,沈巍没课的时候也要跟在一起。




龙城大学的中心校区里有个小广场,一侧是个不大不小的湖,整日水光潋滟,泛着金色。夏天开满荷花、飘满绿莹莹的荷叶,两侧有树,还会有天鹅来栖息。那湖的边上便是块很大的草地,边缘是几个长凳,再然后就是散落在林间、蜿蜒的石子小路。




非期末周里,这块是学生们的约会圣地,总能看见两两三三的情侣坐过来晒太阳、看书复习、说小话。




赵云澜和沈巍在这之后也加入了这个阵营,天气好的时候便出去逛逛,在长椅上坐一坐晒晒太阳。赵云澜的肚子愈发明显,沈老师在学校的知名度又很高,两人牵着手慢慢在小路上走的时候,总会有女学生们也勾着手从边上经过,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




赵云澜其实有点疑惑,明明是他和沈巍在谈恋爱,为什么这些女生比他们还开心?








这一日,他们又照常出教学楼来溜达,赵云澜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八个多月、快要将近九个月了,这季节也由初秋过渡到初冬。龙城算是个中原地区偏南方,冬天倒也不会那么冷,尤其是初冬,在外穿着大衣就已经足够。




这样的天气里,晒晒太阳是极好的。




他们顶着阳光在长椅上坐下,赵云澜把手轻轻搭在隆起的小腹上,两只修长笔直的双腿惬意地分开,他也倚到沈巍身上,侧过头枕上沈巍的肩。




孩子快要出生,他们也正式纠结起了关于孩子的事。宝宝不知道是男是女,就所有的婴儿用品一样都买一套,粉色蓝色都备齐,赵云澜和沈巍的家里是三层楼外加一层地下室,他和沈巍住二楼,三楼在未来就是留给他家宝宝的,连育婴室和儿童房、两人都已经早早布置好。




除去了这些,便只剩下个起名字的问题,沈巍在这件事上是难得有些焦虑的,准确说,他自从赵云澜揣了个崽,就没有一天不在焦虑。




他俩靠在长椅上说小话,就又谈到这个问题。




沈巍照样引经据典、贯古通今地找寓意好、五行符的名字,男名女名都想了好几个。




赵云澜这几天想名字想的头疼,往沈巍身上一歪,调侃道:“我们家沈老师不愧是中文和生物工程双修的才子,斩魂使哥哥起名字就是讲究,我有个朋友就不一样了。”




沈巍眨眨眼,侧头看他:“怎么说?”




赵云澜道:“他说他们家给他取名的时候就很随意啊,因为是初一出生的,他又属龙,所以叫一龙”




沈巍听他这么说,突然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赵云澜继续笑嘻嘻开口:“日子还算不出来,但咱家宝贝估计是十二月出生吧,今年狗年,干脆叫沈十二狗吧。”




沈巍:“……”






TBC





【镇魂/巍澜】七窍(九 完结)(有点长的PWP)

No Car No Life:

配对:沈巍 /赵云澜(斜线有意义


分级:Emmmmm


警告:做满七天,以七窍为题。OOC,有点长的PWP。文笔烂,脑洞清奇。




点这里




本更预警关键词:长发澜、蒙眼play、咬、骚话play。


这就算更完了~话说,吃得开心吗?


在考虑要不要搞个整合九更的总结版,看这个更新热度还是挺犹豫的。

【巍澜r18车】奶油蛋糕

废辞:

◎500fo点梗福利中你们要的车
  
◎孕期+水果奶油蛋糕+餐桌play+浴室play
 
  
  
  
  
怀孕中期的赵云澜更加偏爱甜食了,吵着嚷着叫沈巍去街上新开的甜品店买个蛋糕回来,沈巍拗不过他,想着也挺久没让他吃甜食了,这日下班就去买了份水果奶油蛋糕。


刚进门就被穿着双拖鞋“沓沓沓”跑过来的赵云澜扑了个满怀,“宝贝儿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


“你别跑这么急。”不忍心责备爱人的沈巍揉了揉赵云澜一头微卷的毛发,递给他藏在身后的蛋糕——“我买了蛋糕,你看看喜不喜欢?”


“我靠小巍你太有良心了!不愧我念叨了这么多天!”接过奶油蛋糕,香甜的味道就从纸盒缝隙里一丝一缕地飘散出来,触碰着赵云澜的鼻子,钻进身体。


沈巍刚换好鞋放下公文包,嘴唇上沾了白色奶油的赵云澜又像只猫一样蹭了上来,软软地搂上他的脖颈,皮球一样凸起的肚子紧紧贴合着沈巍的腹部。


脸上带着一丝孕夫的娇憨,白色的奶油把他唇色的粉红衬得更加动人,客厅暖黄的灯光下把赵云澜好看的下颌线照的轮廓分明。


沈巍目光柔软,还未等反应过来,赵云澜就用沾满奶油的嘴唇吻上沈巍,意犹未尽地结束后又伸出灵巧的舌头不轻不重地舔了口爱人冰凉的唇。
 
  
  
  
    
系好安全带!我们一起上高速!
     
  
点我吃蛋糕(石墨链接)
           
点我吃蛋糕(微博链接)